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随笔|记忆中的古巴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时间:2018-06-25
      

作者:Diosa Lorena


收拾家里的杂物时翻出从古巴带回的木制品,记忆中那个遥远的国度就这么呈现出来。

 

有时觉得万物皆过于神奇,大一新生接触的社会不属于中国,竟是在古巴。古巴这个国家不是用一两句就能描述完的,虽说去之前对它的认知也只是“炎热贫穷风景美”,但到了地方才知道,有那么一种生活,停水停电的事情可能长达一个月,饭的种类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去厕所或许只能用报纸解决,甚至苹果这些普通水果也只在圣诞节期间限量供应。

 

古巴人的热情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让传统的中国人接受的,问路时热心回答,公交车上有座的人主动帮你拿包,大老远儿走在路上冲你打招呼……当然也只是一定程度上,等过了这个度那只能让人联想到“素质低”、“不能理喻”诸如此类偏激的词上。经常能看见几个古巴人在街上比手画脚大声嚷嚷,那不是吵架,只是在用无比夸张的方式聊天而已。他们会当着我们的面肆无忌惮地从中国人的衣服讨论到文化、风俗、行为习惯上,即便他们知道这群年轻人是在哈瓦那大学就读西班牙语的学生。如果说中国的小市民身上有不可抹去的劣根性,古巴的小市民习气就会把它毫不遮掩地放大数倍。比如从国内寄来的包裹永远收不到完整的,晾在学校阳台的内衣可能转眼就消失不见,套在手腕的皮筋会被食堂大妈直白地要求送给她们,去菜场买个菜还得防着各种被揩油……

 

然而,物质匮乏并没有磨灭当地人的乐观习性,反而养成了一种时刻开心的风俗习惯。从他们的民族艺术就能看出。各种画廊充满了对生活憧憬和热爱,音乐鼓点强烈,舞蹈更是让人惊叹。不用怀疑,所有的古巴人都会跳舞,男女老少不论是谁都能在中国当salsa教练;大胸大屁股的火辣女子和肌肉爆棚的壮汉随着音乐跳出挑逗性很强的性感舞步时,看客是绝对享受的,这种张扬的,无需任何排练无需指定搭档的舞蹈。

 

另一点古巴的文化基于一字,就是“等”。坐公交车得等,去食堂吃饭得等,逛商店进门得等,去政府部门盖个章子还是得等;这种等充斥了妥协,习惯性和对提高效率的忽视性。中国人做事永远都是赶紧做赶紧做做完好休息,古巴则是一切看我心情,即便他们嘴里说着“apurate(译:抓紧速度)”,但似乎身子行动永远比大脑慢半拍儿。吃大锅饭的古巴社会主义是他们“等”文化的基根,反正早或晚报酬一致,倒不如怎么舒服怎么来。当然市民们对“等”也是无奈的,他们有时也会为了等跟人争论两句,但绝不会因此抗争到底,费时费力还不讨好。倒不如,想当年的海明威一样,点一杯甘蔗酒,在炎炎的烈日下,畅快聊天,享受时光。

 

说起来,这里的富人还是有的,尤其是哈瓦那首都,金链子的数量标志着财富的积累程度。但不管怎么说,大部分人还是没钱,尤其是一些脑力工作者,一个月也就两三百块人民币收入。这种财富的两级分化显得当地社会很是怪异,财富所有者多是所谓的“暴发户”,没有文化基础的钻社会主义墙角的商人,当时教我们的教授总会翻着白眼称上述人为“资本家”。

 

当然深入接触当地人后,会觉得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一代还是很有思想和奋斗精神的,他们对社会的怪异现象充满不满,他们喜欢社会主义但也知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成功,他们更为理智的面对美国各种政策和不掩饰对高收入生活的向往。有时也会为他们觉得可惜,毕竟在一个尚算封闭的国家,改革开放不是一两年能够完成的事情。这些有志向的年轻人会不可避免的叹气和埋怨,继续活在等待中,希望自己的祖国更为快速的发展。

 

有机会真的好想回到古巴,想念那里的海,那里的舞蹈,那里的文化和古都。古巴的生活让我学会了如何快速适应困难、乐观面对,也让我在接触社会初期,就能有更加包容的心去面对世界的另一种文化,另一个民族,更加深刻的理解什么是同理心。作为一个酒精过敏者,每次去酒吧还会点一杯Mojito或者Piña Colada,浅尝一口,仿佛回到了哈瓦那的沿海栈道,咸咸湿湿的海风带来无忧的幸福感。  


(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




       (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