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长三角医疗服务一体化,“六张网”促高质量发展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时间:2018-06-20
      

今年初,流感病毒肆虐。浙江省瑞安市人民医院接连收治了两名“大白肺”(重型流感肺炎患者)。体外膜肺氧合(ECMO)是这一死亡率高达50%以上急症的唯一理想治疗选择。浙江省人民医院与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危重病科先后派出人手,三支队伍共同守在病床前,开展了该院首例ECMO联合俯卧位通气治疗,最终成功完成抢救。


被誉为急危重症患者的“救命稻草”,ECMO 的应用水平能够代表医院、地区乃至国家的危重症急救水准。两年来,眼见着长三角地区一个个县级市也陆续具备了这项尖端技术,一张急危重症救治网全面撒开,市一医院危重病科主任王瑞兰颇为感慨,“从一家医院到一座城市再到一个城市群,患者看病更便捷了,医生的底气也更足了。”


2016年10月,“长三角城市群医院协同发展战略联盟”成立。由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江苏省人民医院、浙江省人民医院与安徽省立医院共同牵头发起的联盟如今已覆盖26个城市的112家医院,大家协力筑起“六张网”(急危重症救治网、慢病防治网、专科联盟网、异地医保结算网、远程门诊网、空中救援天网),促进了长三角区域的高质量医疗发展。“医学界从不缺学术交流的‘高级俱乐部’,长三角需要的是盘活医疗服务的各种要素,推动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兴鹏说。


专科联盟覆盖县级医院

看病需要大数据。因长三角民众相近的生活方式而形成的趋同疾病谱,使得全国六分之一的人口在此为临床研究积累了充分样本。


在我国,糖尿病前期患病率高达50.1%,每年用于糖尿病的治疗费用高达2000亿元人民币。


“从预防到康复不是一家医院能完成的,必须打造联动的城乡医疗服务体系。”市一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彭永德告诉记者,在开展了6年的长三角内分泌论坛基础上,长三角糖尿病联盟今年4月成立。“这一次,我们主打沪苏浙皖的县级人民医院。”


从上海松江泗泾到江苏南通启东,一次真正下沉至社区糖尿病管理队列的研究拉开序幕。“结果发现,在饮食中增加大量多样化的膳食纤维,可通过改变肠道菌群结构来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的疾病进展与症状,并直接反映为糖化血红蛋白指标降低。”多科室的院际合作,最终促成这一关于2型糖尿病综合防治的新突破登上今年3月的《科学》杂志。


“在长三角的一小时高铁圈里,民众就医的流向很难以他人意志为转移。”市一医院副院长夏术阶坦言,“要想真正做到 ‘大病不出县’,打造高地可不够,还必须填补洼地,建立覆盖各学科的专科联盟。”据透露,今年10月,包括眼科、骨科、泌尿外科等在内的15个专科联盟将分别发布《长三角专科联盟白皮书》,省级医院将以此为基础带动县级医院共同发展。


患者就医打破空间限制

只要看病,就绕不开医保结算的问题。在长三角地区,工作在上海、生活在苏浙已成了一些人的常态。若看病都得回老家报销,岂不麻烦?市一医院总会计师夏培勇介绍,国内医保统筹目前以县为单位建立,造成支付范围、结算标准的差异,同时还有信息缺乏共享等问题。面对这块必须啃下的“硬骨头”,联盟出手了。


在市一医院门诊大楼一楼,操着安徽口音的工作人员正通过阜阳市医保异地结算处理机为周老伯进行异地结算功能激活。“10多年了,市一医院专门和我们阜阳的医保结算结了对子。”阜阳医保中心基金科科长王军介绍,进入新世纪后,1100余名上海知青大多回沪养老。2005年,市一医院率先在院内设立阜阳医保局上海服务中心,患者可在阜阳结算专用窗口直接刷卡结算,免去垫资再结算的往返奔波。


“异地医保报销比例是80%,比在本地少10%,但比起奔波的时间精力成本,还是实惠了不少!”周老伯此次是来做前列腺癌根治术的,已经恢复行走的他有些兴奋。据悉,市一医院信息处、财务处和医保办为此共同完成了各地与上海间的海量医保目录核查匹配、医院终端读卡设备改造等,在2017年7月加入了全国异地医保结算平台,截至今年5月底,已有3145名患者获益。


打破医保瓶颈后,是否意味着患者都要涌向长三角的大医院呢?“省级医院应该发挥医疗服务的外溢效应。在不远的将来,三级医院线下门诊或将萎缩一半,线上门诊将成为发展的关键。”王兴鹏说,除了远程会诊、查房,联盟已开始积极探索远程门诊模式。


下午2时,市一医院肿瘤科主任李琦打开电脑登录远程会诊平台,通过4K高清摄像头与400公里外的瑞安市人民医院肿瘤科连线。68岁的直肠癌患者郑先生曾在当地接受姑息治疗,但目前肝肺等脏器出现转移迹象。近一小时的读片讨论后,新的化疗方案出炉。


“未来,三省一市三甲医院的高级医生将统一排班,联盟内所有成员单位都能实时看到专家门诊时间表。”李琦说,目前虽然还没有正式的费用结算标准,但各个科室都已如火如荼地开展起这费用为零的“线上门诊”,“县级医院的医患双方都有了定心丸,我们也终于找到了合适的顾问”。


立体医疗体系初见规模

去年11月,安徽芜湖飞来的直升机降落在市一医院南部停机坪。73岁的阿婆不慎被食物噎住后呼吸心跳停止,由于患有脑梗病史,家属权衡后决定到沪治疗。300余公里的路程若靠急救车转运,至少需要四五个小时,而在松江24小时待命的空中救援医护人员接到通知后,在不到两小时内收治患者,为阿婆赢得了抢救时间。


一张空中救援“天网”覆盖长三角地区的每个角落,立体医疗服务体系已初见规模。安徽省立医院党委书记刘同柱说,“从最初一拍即合的一腔热情,到后来真正踏实做事,大家从观望者变成参与者。”


“以往医院弥漫着的小富即安情绪,如今都已消失殆尽。”浙江省人民医院院长黄东胜自豪地说,联盟成立以来,医院自身综合实力显著提升,并带动了基层医院共同发展。“站上共享时代的长三角,我们必须携手走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合力共赢的路。”江苏省人民医院院长唐金海认为,医疗技术日渐扁平化的新时代,长三角的腹地城市也可借助互联网的东风一跃成为前沿。


这些日子,联盟成员单位们更加充实而忙碌了:下半年,以专科联盟建设为主的培训、调研正在稳步开展。据悉,长三角城市群县级医院专科建设的基线调查表设计、发放及回收已排上日程; 在县级医院科主任研修班等活动的基础上,以专科为单位的医生手机APP和微信群也正在建设中。下一阶段,联盟将以现有医院平台为基础,通过人工智能影像、个人健康档案等服务,进一步推动医疗业务协同和分级诊疗,逐步实现无缝转诊。



有动力源才能走得远

破解异地结算难题、建立一杆子插到县级医院的专科网、谋划合理分配利益的远程诊疗……由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三家省级医院牵头的这个长三角“协同联盟”做得实。之所以能够做得实,关键是从深层次上找到合作发展的动力源:利益共赢机制,从体制机制上来保证“大家一起玩下去”。长三角的医院地缘相近,人缘相亲。医生随着病人走,大家本来走动很勤,坐到一起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坐到一起后能不能干出点名堂。


在公立医院全面改革的今天,医院公益第一、效益第二,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不可否认,任何一家公立医院都是一个发展的实体,也要考虑自我发展的方方面面的问题。在一个多家医院加盟的平台上,单赢是不可持续的,只有共赢才能把平台做实做大。


三年前就考虑长三角一起玩的这个“协同联盟”,显然从一开始就考虑到了这些问题。苏浙皖的“兄弟”希望与上海医疗高地携手做强学科力量,“协同联盟”就编织起一张专科网。各个兄弟省哪怕是基层医院的病例,丰富了长三角临床科研最需要的大数据。如今长三角人员流动,很头痛的一件事情是异地医保结算。大家就聚在一起破解这个顽症。还有,现在互联网上远程诊疗,不同医院如何结算门诊费用?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难题,迎难而上才能走得深,走得远。


举一能够反三。长三角医院“协同联盟”的探索,其实对长三角的其他合作也有启示:只有确立利益共赢的机制,发展的动力才能源源不断。




来源:“上观”App


       (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