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岛内|相对亮丽的经济数字难掩台湾经济发展困局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时间:2018-06-06
      


今年以来,在国际经济继续维持较好发展态势的大背景下,台湾经济延续了去年以来温和发展态势,第1季度经济增长超过3%4月工业生产与制造业分别年增长8.53%9.07%1-4月零售业营业收入增长4.5%,均创下近年来最佳成绩。然而,这些相对亮丽的统计数字,不仅未能改变台湾经济发展面临的残酷现实与艰巨挑战,而且也未给普通民众带来真正的实惠,民众没有明显的获得感,反而只有更多的悲观与失望,更多的焦虑。台湾国泰金控公司于5月发布的最新民众经济信心指数为负的27.8,创29个月以来最低,对未来经济景气乐观的民众比重跌破20%,趋于悲观者(预期景气变坏)的比重近46%,预示了台湾民众经济信心进入“忧郁期”。


在外销订单与外贸出口持续保持较快增长的带动下,第1季度台湾经济增长3.02%,创下近年来少有的单季新高,台经济主计部门对全年经济增长率预期也由年初预估的2.42%调高到2.6%。尽管台湾地区经济表现好于预期,呈现温和增长,但却没有高兴的理由,不仅年经济增长率不再有昔日的辉煌,而且低于韩国、新加坡与中国香港等其他亚洲“三小龙”,甚也低于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3.4%的预期。事实上,近年来台湾地区经济增长速度约低于全球经济平均增长速度的三分之一左右,台湾经济可谓是“未老先衰”。


外部因素尤其是外需依然是台湾经济温和增长的主要拉动力。其中大陆(包括香港)市场占了台湾外贸出口总额的近41%1-4月),成为台湾经济稳步增长的最大支撑力量。相对的,内部需求对台湾经济增长的贡献依然有限。尽管股市万点行情仍在持续,民间消费有所改善,预计全年内需消费实质增长2.53%左右,也略优于上年的2.34%。特别是经济增长的重要动能——投资依然乏力。尽管台当局大张旗鼓的推动所谓“前瞻基础建设投资计划”,并鼓励民间投资与对外招商,但说的多做的少,承诺多兑现少,投资效果不显著,第1季度整体民间固定资本支出实质增长仅0.81%,加上当局与公营企业投资等在内资本形成实质增长为负的1.49%,对经济增长贡献为负的0.4个百分点。投资不足,投资率偏底,也可从超额储蓄居高不下得以反映。依台湾主计部门的预估,全年投资率有望超过20%,但仍低于四年前的水平,在储蓄难以转化为投资的情况下,预计全年超额储蓄仍将超过2万亿元(新台币,下同),累计近五年(2014-2018)合计近12万亿元,超额储蓄率将连续六年超过10%2018年预计达12.5%)。


投资尤其是民间投资不足,当然与台湾岛内经济投资环境密切相关。工商界一直关注的缺地、缺电、缺人、缺才、缺水的“五缺”问题一直未能有效解决。特别是缺电问题变得更为严峻。台当局将投资近3000亿元新台币的核电厂彻底关闭,而新能源与新电力却无法满足经济发展需求,不仅造成民生用电紧张与燃煤电厂污染问题,而且严重影响企业投资与经济产业发展。最新民调显示,65.3%的民众担忧台湾会发生缺电危机。台湾经济正在逐渐品尝错误政策酿成的“经济后果”。


在国际股市行情普遍较佳的背景下,台湾股市万点行情依旧,今年来台股指数一直在10500点上下波动,成为蔡当局得以自豪的政绩之一,但小股民兴奋不起来,台湾也没有获得多少实质性利益。台湾股市实际上已被外资“控制”,知名上市大企业与获利高的企业,外资持股比例甚高,其中外资占了台湾股值最大公司台积电股权比重的70%左右。台湾股市场上涨,外资大赚特赚,获利不断外流。据台湾“中央银行”统计,今年第1季度金融帐净流出164.2亿美元,连续31个季度为金融资本净流出,累计净流出金额达3677.8亿美元(达10.71万亿元新台币),超过去年一年台湾外贸出口总额500亿美元,创下史上最长净流出纪录。这就是为何万点股市行情及诸多亮丽的经济指标,民众依然无感与不满经济现状的原因之一。


当下台湾经济还有算不错的表现,主要来自两点。一是过去积累的财富与实力。台湾在经济起飞过程中积累了不错的经济实力,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其中台湾重化工业基础是在新世纪前创建与发展起来的,现在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高科技产业是在上世纪80-90年代发展发起来的,是当下台湾经济的最强实力见证。因此,目前台湾经济的发展是在“吃老本”。二是台湾企业有很强的打拼与创新精神,仍充满着活力,台湾企业有较强的竞争力,有许多“隐型冠军”,支撑着台湾经济的稳步发展。


不过,台湾经济发展却面临着更大的挑战与压力。


一是台湾既有经济优势与竞争力正在消失。日前瑞士洛桑管理学院公布的2018年《IMD世界竞争力排名》,台湾总体排名从上年的第14名降为第17名,大陆则从第18名上升为第13名,大陆首次超过台湾地区。经济发展与竞争力上“台衰陆升”趋势已难以逆转。


二是台湾经济结构与特性存在诸多隐忧。难以改变外向型经济特征,产业结构相对单一与产业高度集中,新经济观念落后,“法律法规”僵化,经济活力受到抑制。


三是对台湾经济发展至关重要的两岸关系发展存在高度不确定性。大陆是台湾最大的外贸出口市场、最大的贸易盈余来源地,台湾五分之二的产品出口到大陆(及香港),每年从大陆获利1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大陆是台商海外最大“制造基地”,也是台湾母公司获利的主要来源地。大陆对台湾经济如此至关重要,但蔡当局却视而不见,不仅提出“告别过度依赖单一市场”(大陆)这一令人震惊的要在经济上“远中脱中”的“经济台独”口号,而且上台后未出台一项促进与推动两岸经济交流合作的政策措施,反而在大力推动“新南向政策”的同时,又在经贸摩擦与较量中“合美抗陆”,走上了一条政治凌驾经济、完全错误的经济发展道路,这是未来台湾经济发展的最大风险。蔡当局不顾台湾经济发展现实及台湾经济对大陆经济高度依赖这一现实,竟然向“经济恩人”大陆下手,又在政治上则大搞“台独”分裂活动,让未来台湾经济发展面临巨大的两岸经济政治风险。一旦出现两岸经济对抗或重大经济摩擦,将对台湾经济造成重大冲击。另外,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对外经济政策与反复无常的行事作风,给全球经济增长与发展带来新的风险,也是台湾经济发展面临的又一新挑战。


(来源: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整理自中国台湾网,作者王建民,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研究员)



       (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