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互联网医疗新规部委发布会,我们梳理了这5大重点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时间:2018-09-18
      

9月14日上午,国家卫健委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对互联网医院及诊疗的管理规范进行了专题解读。南方周末记者崔慧莹 | 摄


格外引发行业关注的一项规定是,纯线上模式的互联网医院将被叫停,必须与一家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进行合作。


合规的互联网诊疗活动已划定了楚河汉界: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


如果要想开展互联网的诊疗活动,特别是要对复诊的病人在线开具处方,那么就必须要实现电子病历系统和药师审核系统之间的互联互通。


对于一些符合规定的互联网诊疗行为要制定相应的医保和价格政策,但并不是所有的互联网诊疗行为都属于基本医疗的范畴。


备受关注的互联网+医疗政策终于落地。


9月14日上午,国家卫健委在北京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对互联网医院及诊疗的管理规范进行了解读。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会上表示,远程医疗和互联网诊疗的主体都是实体医疗机构,将实现线上线下一致的监管。


尽管新规设置了“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政策红线,但焦雅辉表示,“在线疾病咨询和在线疾病诊疗之间确实有一些交叉,疾病在线咨询不属于此次互联网诊疗(规范)的范围。”


那么,患者在互联网上进行诊疗到底靠不靠谱?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常务副院长黄勇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的院长蔡秀军也在发布会上介绍了相关经验。


-01-

必须在实体医院落地

在新闻发布会的前一天,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了《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等3份文件(以下简称互联网医疗新规)。


格外引发行业关注的一项规定是,纯线上模式的互联网医院将被叫停,必须与一家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进行合作。


“互联网医院有两种形式。一类是实体的医疗机构,可以自建互联网医院平台或与互联网企业合作搭建平台。第二类是第三方来申请创办的互联网医院,必须要跟一家实体医疗机构来建立紧密的合作。”焦雅辉介绍说。


推出这一政策,主要是为了方便管理,尤其是在发生医疗纠纷的时候。“在线、云端这种纯虚拟的互联网医院,没有办法去监管。而实体医院和第三方合作举办互联网医院,首先要承担相应的监督责任。”焦雅辉说。


在她看来,第三方申请举办的互联网医院和依托的实体医疗机构之间将形成一种责任共同体,“互联网医院诊疗的行为也要纳入对实体医疗机构的绩效考核和医院等级评审等工作中”。


-02-

在线疾病咨询仍待规范

另一块被新规切掉的诱人蛋糕,在于患者开始在互联网上求医问药的第一个动作瞬间。


按照《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第十六条规定,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合规的互联网诊疗活动也已划定了楚河汉界: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家庭医生的签约服务。


焦雅辉说,正在建立的区域卫生信息平台以及电子病历的数据库,将把电子病历和居民的电子健康档案连接起来。“在线开展复诊并且开具处方的时候,医师一定要掌握患者相应的一些病历资料,明确患者在实体医疗机构已经就一种病或者几种病有过明确的诊断了,那么可以针对已经明确诊断的疾病提供复诊的服务。如果是一个初诊的病人,查询不到任何病历资料的话,那么就只能建议他到实体医疗机构就诊。”


但如何界定在线疾病咨询和在线疾病诊疗是个难题。


焦雅辉表示,两者之间确实有一些交叉。疾病在线咨询不属于互联网诊疗的范围。“互联网诊疗是医生对疾病下诊断的结论,并且要提出治疗方案,要按照互联网诊疗的管理办法进行管理。只是提供一些疾病咨询,比如说要少吃盐,或者注意多运动等建议,没有明确诊断和治疗,这些是属于咨询。”焦雅辉解释称。


几十位媒体记者到场参会。南方周末记者崔慧莹 | 摄


-03-

电子病历和药师审核需互通

处方和开药是互联网诊疗的关键一环。


蔡秀军介绍,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率先建成了全国首个以分级诊疗为核心、以实体医院为主体的智慧医疗云平台。“云门诊”接入社区医院近百家,有效实现分级诊疗;“云复诊”则实现了患者在家中复诊。医生在平台开具电子处方,通过药师在线审方后,进行第三方药物配送,直接将药送到患者手中。


焦雅辉介绍,“如果要想开展互联网的诊疗活动,特别是要对于复诊的病人在线开具处方,那么就必须要实现电子病历系统和药师审核系统之间的互联互通。其实很多医院医生通过电子病历系统开了一个处方,可以通过信息化的手段传输到药学部,由药师进行审方,现在很多三级医院基本上能够做到这一点。”


她告诉在场的媒体记者,当前最大的困难不在于IT技术,而在于药师的数量不足。“全国有三百多万的医师,但是药师只有几十万。推动药师相关立法,加大临床药师的培养力度,增加临床药师数量,这是下一步要做的一项很重要的工作。不仅仅是为了互联网上的处方审核,同时也更加是为了在临床服务过程中来提高合理用药的水平。”


-04-

提高基层医疗团队的临床技能

而互联网远程医疗的初心在于提高基层医护疗团队的临床水平,如何落地却是掣肘政策效果的关键。


黄勇举了一个例子,“我们一次远程会诊,如果涉及到一个复杂的外科手术的操作,专家的意见再好,手术的方案给他指导做下来,但是实际的操作还得等当地医生去进行这次手术。当地医生的临床技能水平,它整个的管理水平,就决定这个病人治疗的效果。”


在他看来,远程医疗是在线的模式,传统医疗的是在位的模式,由于医疗服务实践性和操作性很强,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在线上解决,必须线上和线下相结合。“从人才培养角度看,我们在线教育的方式也要落地,把优质的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提升基层医疗服务团队的临床技能。”黄勇说。


-05-

互联网医院能否用医保?

更被普通患者关心的问题是,除了省去跑医院、排长队的烦恼之外,在互联网上进行的医疗行为,是否可以与医保报销进行衔接?


对此焦雅辉表示,国务院办公厅的文件当中已经提出,对于一些符合规定的互联网诊疗行为要制定相应的医保和价格政策,但并不是所有的互联网诊疗行为都属于基本医疗的范畴。


焦雅辉说,“如果属于基本医疗服务的范畴,医保要给予报销,不属于基本医疗服务的范畴,那么由患者负担。”


而不管是属于基本医疗的范畴,还是市场定价的范畴,首先得有收费项目。焦雅辉向媒体记者表示:“关于价格和医保报销的政策,现在都已经划归国家医保局来管理,我们将积极配合做好相关工作。”



文章来源:健言


       (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