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如果80%的非计划拔管都是在约束下完成的,我们还有没有必要"捆着"患者?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时间:2018-07-14
      

病人的感受,是我们护理人员改善服务的方向!

上月底的一期朗读者节目,再次引起了我内心的波澜(为什么说是再次呢?因为前两周,JCI护理专家委员刚跟我们探讨过约束这个话题)。节目中百度创始人李彦宏谈到父亲抢救清醒后,第一句话就是说“为什么要把我捆起来?”因为父亲觉得被捆起来就成了一个没有自尊的人。


而作为一位从事重症监护工作的我,天天都可以看到被我们捆着的患者。我们是不是已经麻木不仁,没有了感觉?我们为什么要捆着他们?我们在害怕什么?我们能否做些改变?


我们为什么捆着他们?


管理层面:碰到意识不清、肢体躁动、心理状态不稳定、使用了影响意识或活动的药物的病人时,可通过捆绑他们的双手来进行约束,从而保证治疗的连续性、防止意外的发生。但碰到患者抽搐发作时,肢体有神经或骨骼问题,肢体上有动静脉瘘时,是禁忌约束的。


执行层面:约束病人,主要是怕病人自行拔掉身上维持生命的高危管道。比如保持呼吸道通畅的气管插管、监测血液动力学的动脉穿刺管、治疗所需的中心静脉置管和各种手术放置的胸腹腔引流管等等。因为,一但这些管道被拔掉,护士未及时发现会导致病人死亡。


捆着他们,他们还会拔管吗?


统计层面:非计划性拔管统计数据显示,80%的病人都是在约束情况下拔除的。头脑风暴分析原因,大部分工作者都会归功在约束工具不合适、约束的有效性差……而还有一种情况把大家忽视了,那就是病人的心理认知水平。


患者层面:许多患者表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为什么会被捆着,所以会心心念念瞅准一切时机,来挣脱不舒适的约束,甚至拔掉堵在嘴巴的管子;也有患者直言,被捆着真难受,虽然护士会2个小时给翻一下身,但胳膊直挺挺地捆着床边,时间长了还很酸……有时鼻子痒了,想抓一抓都不行,所以自己用力挣脱被约束的双手来抓痒,并不是想拔除身上的管道。但护士看到后,会吓得给他捆得更紧更牢。


关于约束方面,这些年我们做过什么改变?


1、建立了规范的约束作业指导书:明确约束病人,需要医生和护士共同评估约束的指征,若符合指征者,需要取得病人及家属的同意,共同签署知情同意书》;受到约束的病人,需要间隔1-2小时再评估一次,每2个小时都需评估病人再约束的必要性,记录在《保护性约束评估表上》。医生还需要开出约束的医嘱,每24小时评估病人再约束的必要性。目的在于尽早解除约束或避免不必要的约束。临床实践中,发现规范的约束降低了病人的约束时间和误约束数。


2、主动及早了解到约束病人的心理反应,尽早解除约束。对于不能解除约束的,选择病人喜欢的约束工具。目前,护士会主动与病人沟通,让患者了解自己在哪里,自己身上的管道都有什么作用,为什么会给他捆起来,如果病人认知充分,和护士达成协议,就可以暂停约束。而不是以前不管三七而二十一,捆为上策,激起病人你越约束他越反抗的敌对情绪。


3、临床约束病人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降低病人的意外拔管率。我们护理团队也在努力通过优化改进镇痛镇静方案,来降低约束率;我们的护理大咖也在努力通过应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来降低约束率。


其实关于约束,我们护理人员也一直走在追求改变,希望患者感觉会更好的路上!因为我们和病人永远站在一起,病人的感受就是我们护理人员改善服务的方向!


作者单位:宁波鄞州人民医院ICU


       (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