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深度 | 数字技术推进全球化进入新时代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时间:2018-07-14
      
点击上方“中国信息安全” 可订阅

美国《外交事务》杂志今年5/6月号刊发了麦肯锡全球研究院合伙人苏珊·伦德(Susan Lund)和加州伯克利分校荣誉教授、克林顿政府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劳拉• 泰森(Laura Tyson)合写的《全球化没有倒退》一文,这篇以“数字技术和未来贸易”为副标题的文章认为:全球化进程并没有后退,因为有数字技术的支撑和地缘政治的转化,新版全球化已经成型。


一、全球化并未倒退,仍在前行

按照众多的标准来衡量,全球化正处于退化过程中。2008年的经济危机结束了货物和服务贸易30年来的持续快续增长。跨境货币流动跌落了三分之二,美、英等引领全球化发展的国家在贸易的政治对话中,也将讨论焦点从经济利益转向失业、断层、去工业化、不平等等,甚至连对自由贸易“双赢”的共识也让位于“零和”思维和贸易壁垒。据“全球贸易预警”(Global Trade Alert)统计,从2008年底至今,G20各国先后采取的贸易保护措施多达6600多种。

不过这只是部分情形,即使批评者不断制造与自由贸易协定背道而驰的新障碍,全球化实际上仍在持续前进,只是沿着一种新的路径。在早前阶段,全球化是以贸易为基础,为西方所主导。当前,全球化是由数字技术驱动,且日益由中国及其他新兴经济体所引领。虽然依赖利用廉价劳动力的全球供应链的贸易增速放缓,但新的数字技术意味着从小型企业到大型跨国企业的更多行为体可以参与到跨境交易中来。随着美国转为“内向”、英国脱离欧盟,全球经济领导权正向东向南转移。

换言之,全球化还并未让位于去全球化,只是进入了一个不同的阶段。这个新时代将会带来巨大的经济与社会利益,促进创新、提高生产力,为人们提供前所未有的、近乎是免费的信息获取权,并将全球的消费者与供应商联系起来。当然,它也是有其颠覆性的,某些部门衰落和某些工作岗位将会消失,而新的赢家将会出现。好处是实实在在的,但挑战也将是真真切切的,政府与企业都必须为这即将到来的挑战做好准备。


二、数字时代开启全球化新时代

1、能将全球经济联系在一起的传统纽带正日益磨损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交通运输和通信成本的下降,以及大量多边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国际贸易增长迅猛。从1986年到2008年之间,全球货物和服务贸易以两倍于全球GDP的速度增长。但在最后5年里,贸易增长速度已降低到与GDP增速持平,经济复苏的艰难导致贸易滞缓,结构性因素同样难脱其咎。全球价值链的变革虽然对制造业成长有益,但也只能改变贸易的方式,而不能扩大其总量。

跨境金融流动,包括购入外汇、股票、国际租赁以及外国直接投资,也从1990年占全球GDP的4%增长到2008年经济危机前的23%,但此后却急跌到6%;同时,服务贸易虽有增长但作用有限,且不能实现跨境买卖,因为他们要么太本土化(如建筑行业),要么备受监管(如会计行业),要么两者兼备(如医疗行业)。

2、数字流动已经超过传统的实物贸易

从电子邮件和视频流量,到文件共享和物联网,数字流动应运而生,成为全球经济新的“结缔组织”。据Cisco公司统计,从2005年到2016年,跨境宽带使用量增长了90倍,到2023年,还将再增长13倍。Skype国际电话呼叫的分钟数也已达到传统国际长途电话的40%,虽然数字流主要连接体为发达国家,但是新兴经济体正在迎头赶上。

数字流动还在有力促进其他行业的发展,全球服务贸易总额的一半现在几乎都依靠至少一种数字技术。从麦肯锡的统计来看,企业可以通过在货船上安装跟踪器来减少运输途中的损失(约可减少30%的费用)。商家不需再通过零售商就可直接接触到全世界的消费者。另据阿里研究院和埃森哲预测,到2020年,跨境电子商贸的消费者将达到10亿,年销售额可达1万亿美元。

3、在新时代,小国不让列强

在过去全球化时代引领世界的那些国家未必能自然成为新时代的带头人。以爱沙尼亚为例,它的人口只有130万,但却成为数字时代的巨头,其领先的电子政务系统使其国民可以在网上投票、交税和出庭等,所有这些仅需一张数字身份证即可。一个曾高度依赖木材加工的经济体,诞生了Skype等全球知名科技企业,目前正处于史无前例的快速发展过程中。

4、数字流动重塑商业世界,小企不让巨头

长期以来,大型跨国企业垄断着物资与服务贸易,但数字平台却为中小企业提供了机会,这些微型跨国公司可以利用网上市场去接触更多的消费者。亚马逊持有200万个第三方卖家,阿里巴巴则有1000多万个,约5000万中小型企业利用Facebook进行市场营销,其40%粉丝用户在国外。数字平台与数字市场为中小型企业创造了大量的机会,这也正是解决一国就业的主要组成部分。


三、全球化重心和布局发生新变化

1、全球化的重心在数字时代发生转移

在2000年,全球财富榜500强企业中,只有5%来自于发展中国家。据麦肯锡研究院预测,到2025年,这个比例将上升到45%,届时中国年销售额达10亿以上的企业会比美国与欧盟更多。目前,世界上大部分地方消费的数字内容商品均由美国生产,但随着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等中国的互联网巨头与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不相上下时,情况可能很快就会改变。中国目前占有全球电子商贸交易总量的42%,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投资虽然仍落后于美国,但却是欧洲的两倍多。2017年,中国宣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人工智能投资计划,预计到2030年,中国将成为人工智能的世界领先中心。

2、全球化的布局在发展中国家也有新变化

麦肯锡预测,在接下来的10年,全球GDP的增长的一半将来自于440个发展中国家的城市或地区,一些地方是西方国家的公司总裁甚至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如台湾的新竹市,或者巴西的圣卡塔琳娜州。这些地方将有10亿多人每天的收入将超过10美元,他们也将促进消费。而与此同时,逾千万美国人、欧洲人和日本人将面临退休,降低开销。

3、全球经济已经适应了这种新现实

目前,半数以上的跨境物资贸易都至少涉及一个发展中国家,而且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贸易(俗称南南合作)从2000年占全球总额的7%上升到2016年的18%。亚洲地区更是如此,从1990年的15%发展到2016年的35%。值得一提的是,这其中超过一半的贸易是发生在区域内的,这一情形与比它富裕得多且推行更为自由的贸易政策的欧洲旗鼓相当。

4、美国退出多个全球贸易协定,但跟随者寥寥

华盛顿退出多个全球贸易协定,世界其他国家并没有紧紧跟随,而是照样前进。在美国退出TPP后,剩下的11个国家协调步伐,并最终在今年3月份达成“全面且先进的TPP(也称CPTPP)”,该协议删除了对美国有利的20条规定,如知识产权、环保等议题。其他亚洲和欧洲国家也在积极推进双边、多边贸易协定,如东南亚国家和澳大利亚、中国、日本、新西兰以及韩国的多边贸易协定谈判,欧盟与加拿大、日本、中国的双边贸易协定谈判,其中欧盟更是在推动其农业、环境和劳工标准成为全球贸易的新基准。

5、中国作为全球化的捍卫者,已获更大话语权

为应对美国主导的国际话语体系,中国发起了多起倡议,包括吸引了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57个成员国的亚洲投资银行;与巴西、印度、俄罗斯联手,在世界银行之外推动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从2015年开始举办一年一次的“对非投资论坛”;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该战略虽仍处于早期阶段,但必将会带来全球投资格局的重大变化,届时将带动在全球化旧时代处于落后地位国家的经济发展。


四、全球化新时代带来的新挑战

虽然全球化新时代会带来新的机遇,但同样会给个人、企业以及国家带来巨大的挑战。

一是加剧贫穷、移民和失业等社会问题。

首先,由于开放将带来丰厚的回报,目前处于全球连接外围的发展中国家有可能进一步落后,对那些缺乏能从数字贸易中获益的基础设施和技能的国家尤其如此。其次,开放的直接后果是促进移民,过去40年全球移民数量增长了三倍,当今有约2.5亿在其出生地之外的国家生活与工作,经济移民者已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据麦肯锡数据显示,经济移民者每年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约为6.7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9%。全球化既有受益者也有受损者,贸易的急剧增长也带来了某些工人工资的停滞甚至是失业。从理论上讲,这些赢家应该足以补偿输家。但在实践中,这种利益却很少得到重新分配,在全球化中受到损害的国家和工人开始转向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

二是颠覆商业模式和竞争规则。

全球化新时代会加剧竞争,新的创意会以惊人的速度在全世界流传开来,企业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对需求做出反应,像H&M和Zara这样的时尚零售商可以在短短几周内(而不是过去的几个月),将一个时尚的创意变成成品。但事物的另一面就是,一个公司从一项创新中盈利的时间大大缩短,竞争对手可以在短时间内复制同样的模式。因此,产品的生命周期大大缩短,有些行业在过去20年内缩短了30%。与此同时,产品种类呈爆炸式增长,许多行业正在采用“大规模定制”模式,在不牺牲规模经济的前提下按需生产。发展中国家日益增长的经济影响力也在改变竞争规则,来自新兴经济体的企业正在全球收入中占据越来越多的份额,但是他们的管理结构完全不同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企业。在新兴市场,大部分企业是国有或家庭企业,面临着更少的绩效压力,因此可更多地长期投资,因此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往往更倾向于低的关税与派息,使得他们的产品与服务更具有价格优势。

三是知识产权越来越重要。

由于数字流动的增长加剧了知识密集型行业的竞争,围绕知识产权的专利产生了全新的竞争形式。“专利丛林”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指的是企业为了覆盖广泛的经济活动领域,阻碍竞争对手,而申请的重叠专利集群。另一种是“专利篱笆”的做法,有些企业借此在相关领域申请多项专利,目的是把未来在这些领域的研究隔离开来。智能手机行业和制药行业受到这些策略的打击尤为严重。

四是数字保护主义。

随着数字流动的增长,有的政府已经转向数字保护主义。出于对网络安全的担忧,有的国家会通过立法等手段,对企业在数据收集、处理、存储和个人信息保护等方面作出政策性限制,并对跨境数据流动实施监管。

五是数字技术影响企业投资建厂的策略。

对于大多数制造业产品而言,数字驱动的自动化正在降低劳动力成本,减少以低廉外国工人为前提的全球供应链的吸引力。如今,当跨国公司选择在哪里建厂时,他们更看重的是劳动力成本以外的因素,比如基础设施的质量、与消费者的距离、能源和交通的成本、劳动力的技能水平以及监管和法律环境。因此,一些类型的生产正在从新兴市场重回发达经济体,如2015年福特将皮卡的生产从墨西哥迁回了俄亥俄州,这些趋势对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来说是好消息,但对低工资国家来说却是坏消息。目前还不清楚非洲和亚洲的其他发展中国家是否能够效仿中国和韩国的做法,将数千万工人从低生产率的农业转移到生产率更高的制造业。


五、应对新时代全球化的几点建议

1、在全球化新时代,数字能力将成为一个国家经济的强劲动力。政府应将建设稳健的高速宽带网络列为政策优先项,引导企业在新的数字技术和人力资本上加大投入。政府还应加强数字文化的教育,鼓励学校加强数字技能培训,如在小学引入计算机编码,并要求在中学进行基础工程和统计。

2、在国际贸易谈判中,政策制定者需重点考虑数据隐私保护和网络安全等问题。目前,各国和地区的规则各不相同(如欧盟今年计划实施的比美国严格的多的GDPR),因此,各国政府应加强协调,在保护个人权利与促进数字自由流动中取得平衡。谈判代表还应寻求消除妨碍计算机硬件、软件和其他知识密集型产品贸易的关税和其他壁垒。

3、为了维持对数字全球化的政治和社会支持,各国政府必须确保其利益得到广泛的分配,而积极对那些不利方实施补偿。事实上,上一个阶段的全球化正是未能做到这一点,导致了今天的民粹主义反弹。政府应该为工人提供临时收入援助和其他社会服务、扩大并改进其工人培训项目、传授在数字时代所必需的技能等。

4、单纯的劳动力培训无法解决依赖夕阳产业的小型团体所面临的问题,政府还需采取措施振兴当地经济和培育新产业。

5、数字贸易的时代同样给私营企业带来相当大的挑战,企业需加大对数字技术的投资,包括自动化、人工智能和高级分析以保持竞争力,需要更广的视野、更多的创新、更多元化的人才。

6、企业战略也需要与时俱进,再不能依赖高度集中的生产和销售方式了,以后的用户将遍布全球,需要以定制化的方式满足其需求。越来越多的企业还将需要强大的本地业务和差异化的市场战略,并需要与政府建立牢固的关系,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本文由laurel编译)


更多信息安全资讯

请关注公众号!

       (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