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又一个“医改操盘手”落马!曾主导公立医院变民营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时间:2018-07-12
      

点击上方“中国医疗科技网”关注我们,随时掌握国内医疗政策、市场概况、企业动态等信息。

方波在任固始县一把手期间,固始县人民医院从公立变成民营。而他此番落马,也与此有关。

河南省纪委监察委7月9日公布消息:信阳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方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省纪委监察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简历显示,方波1960年出生,曾历任信阳市固始县县长、固始县委书记等职,2011年9月至今任信阳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

值得注意的是,方波在任固始县一把手期间,固始县人民医院从公立变成民营,而控股方是一家物流企业。对此,有人长期举报。

推动县医院私有化改革

固始县人民医院原本是一家公立二甲医院,始建于1951年。县政府网资料显示,经过2001年和2004年两次改制,医院先是变为国有控股,后变为深圳市华鹏飞 物流有限公司(民营企业)控股。

2004年,方波在主政固始县人民医院改革时,将县医院股权卖给物流企业。经过这一番改制,固始县人民医院从公立医院变为民营医院,控股方是一家物流企业。股份制改革后,民营企业董事长张京豫以1,600万入股该医院。此次改革,政府退出大部分股权,医院转为非国有性质。改制后,该医院中,国有股占5%,企业股占47.93%,内部职工股占47.07%,医院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

第二次改制后,该医院运营长期不如意。截至2009年底,医院资产总额2.02亿元,资产负债率30%,负债6000多万元。这种状况曾引发医院员工不断向上级反映情况,并且,在改制后,一直有人实名举报方波徇私舞弊低价折股、转让国有资产,恶意串通私商中标。还引起了河南省政府的关注。

多地“医改掌舵人”落马

“医学界”注意到,近年来,各地医改“掌舵人”落马的新闻屡见报端,即使是医疗改革“走在全国前列”的深圳也不例外。2016年8月9日,“广东省纪律教育学习月活动”披露了深圳市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原主任江捍平的贪腐细节。而这位为人所不齿的“腐败分子”,曾经一度是“深圳市医疗卫生系统掌舵人”

2016年,河北省卫计委副主任朱会宾日前被查,为当年全国落马级别最高的卫计委官员。据了解,朱会宾2013年11月任职河北省卫计委副主任,并且兼任省医改办主任,在他主政河北医改期间,推行了不少医疗改革的举措。被外界普遍解读为河北省医改的“掌舵人”。主持一省医疗改革的“掌舵人”,竟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而落马,引发了业内的广泛热议。

除了上述的几位,同样落马的“医改掌舵人”还有原云南省委副书记,“宿迁医该”曾经的“掌舵人”仇和。仇和在任职宿迁市委书记期间,曾大刀阔斧推进改革,包括卖光公立医院,极具争议。医改“宿迁模式”因此被全国所知。关注医疗改革都知道,在仇和主政下的“宿迁医改”,宿迁124个乡镇公立卫生院和10个县级以上的公立医院,全都改成了民营。这场医改也被称为“卖光式”医改。直到今年7月份,宿迁市第一人民医院正式开业,宿迁才有了“第一家”公立医院。

会影响医改进程吗?

有人认为,作为“医改掌舵人”的卫生系统高官,他们落马后,在任上所推行的医改必然涉及到诸多利益的纠葛,财务、人事和医改政策的推行,都将会收到很大影响;也有人认为,“医改掌舵人”的落马,并不意味着医改的失败,他们主持医改期间所推行的医疗卫生事业改革,也取得过不少成效,不能“一棍子打死”。

以此前落马的“厅官”朱会宾为例,他主政河北医改期间,河北省在医院管理体制改革和医务人员薪酬制度改革方面均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尤其是“栾城模式”,更是被誉为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的样板;江捍平主政深圳医改期间,同样也赢得了各界诸多赞誉,取消药品加成、医药分开改革、建立公立医院管理理事会和公立医院管理中心等,这些改革和建设都是江捍平留下的深圳医改经验。

一位公立医院的管理者坦言:“医改掌舵人的落马,并不意味着医疗改革的失败。”即使是阔别“宿迁医改”十年的仇和,其建立社会投资机制、鼓励市场竞争机制、引入企业经营机制的改革思路依然对当前的医疗改革产生着影响。

总而言之,无论医改“操盘手”的结局如何,医疗改革的步伐仍将继续。正如原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所言:“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是一项十分复杂艰巨的任务,也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来源:医学界智库

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rain医科网(微信号:medscience-tech)或发邮件至hunter_zhu@top-trust.com

关注“中国医疗科技网”了解医疗保健行业每日资讯!

       (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