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医生成美自杀率最高职业!“死亡名单”令人痛心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时间:2018-07-09
      

导读:“我们要让那些陷入抑郁和考虑自杀的医生知道,他们并不孤独。医生也可以哭泣,可以情绪化。他们需要途径来释放痛苦,而非只有死亡这一条路。”

作者:齐旭

来源:新民晚报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看医界”,每天都有料!


在今年美国精神病学会年会上,一项调查结果震惊世人:医生的自杀率(28-40人/10万人)是所有职业中最高的,是普通人的两倍多。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自杀成为医生群体中的“流行病”?


帕米拉·韦伯出生在一个医生世家,她继承父业也当上了医生。五年前,在短短的18个月里,韦伯接连失去了3名同事,而他们都死于自杀。“为什么?”每个人都想知道,究竟是怎样的压力,让这些成天忙着治病救人、帮助他人对抗死神的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从那时起,韦伯开始关注医生以及医学生自杀的问题。


“死亡名单”令人痛心

 

“一名产科医生被发现死在浴缸里,头部中枪;一名麻醉师服药过量,死在医院的更衣室里;一名家庭医生撞火车身亡;还有一名内科医生,在一场医学会议期间,从酒店露台纵身跳下……”提起这些生命的逝去,韦伯倍感痛心。甚至在她还是医学生时交往过的两名男性也都死了,死因都是“意外服药过量”。“要知道,医生几乎不可能不小心服药过量。”在一次会议上,韦伯向一屋子的医生提了两个问题。“有多少医生遇到过同事自杀的情况?”韦伯回忆道,当时屋子里几乎所有人都举了手。“当我再问,有多少人考虑过自杀?只有一个女医生没有举手,包括我在内的其他所有人都举手了。”


韦伯说,她已经当了20多年的医生。直到46岁时,她所接手的病人中没有一个人自杀,但她却经历了太多医生与医学生的死亡。如今,她的“死亡名单”上已经记下了757个人的名字。


事实上,医生这个群体的自杀率一直居高不下。每年有100万名美国医生自杀。但实际的数字可能远高于上报的人数。美国精神病学会今年5月8日公布了一份调查,称医生的自杀率为28-40/10万,是世卫组织公布的2015年美国普通人群自杀率12.6/10万人的两倍。在普通人群中男性自杀率高于女性这一差异,在医生群体中也消失了。


从医之路注定艰难

 

究竟他们为什么要自杀?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韦伯尽可能与医生及他们的家人沟通。在韦伯看来,愧疚、恐惧、筋疲力尽等一系列因素综合在一起,逼得这些本应冲在救人一线的人选择终结自己的生命。


选择学医就注定了这群人走上了一条艰难的道路。美国西北大学医学院的住院医生项目主任琼·梅耶·安兹亚说:“在开始医学院的生活前,他们的生活质量普遍要高于同龄人。但自从学医后,他们的生活质量迅速下降。”


尽管在美国,医生的收入远高于其他许多行业,但昂贵的学费让大部分医学生都背负了上万美元债务。要想拿到行医执照,一步也不能错,24小时以上工作无休是住院医生的生活常态,而每个月轮换一个科室也给他们带来焦虑。


弗兰西斯·桑斯维克当住院医生时,就因为太过小心和紧张而被高年资的医生嫌弃:“你根本用不着这么急忙把我叫来!”自此,桑斯维克变得更加紧张,老是犯错。安兹亚说:“学生总是会担心自己在轮换科室的某个环节出错,可能就再也没机会当医生,更别提偿还巨额贷款了。”频繁的考试也让这群年轻人时刻背负着压力。


即便艰难通过重重挑战,顺利拿到了行医执照,这群人背上的担子依然无法放下。流水作业让他们不堪重负。面对诊室门口排着的长队,医院行政部门总是会要求医生尽可能多地接待病人。要是医生看病的速度慢,就会被批评“效率差”。


由于每天每时每刻与死亡打交道,一些医生尤其是急诊科医生患上了职业创后应激障碍。病人的死亡,往往带给他们无法承受的痛苦。即便整个救治过程没有任何问题,但一些医生始终无法原谅自己,而自杀是他们自我惩罚的最终方式。


韦伯采访过一个急诊科医生,他曾抢救过一个患上流感的姑娘。抢救成功30小时后,这个姑娘又因为呼吸困难被送回急诊室。最后,尽管用尽了一切办法,这个姑娘还是死了。“当我在凌晨时分回到家,我非常伤心。我为这个姑娘和她的家人哭泣。我哭着睡过去,醒来时依然十分痛苦。”回忆起这段经历,这名急诊科医生依然感到痛不欲生。“人们都说,医生已经目睹了太多死亡,他们灵魂的一部分已经死掉了。”但他觉得,在急诊科工作的医生虽然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却没有地方让他们释放内心的痛苦。


“心理医生说,我的问题不在于那个女孩,而是一次又一次精神创伤的冲击。”备受内心的煎熬,这名急诊科医生后来吞下一把药片想要寻死,但被人发现并及时抢救了回来。“急诊科工作曾经定义了我的人生。我喜欢每天去工作。我曾一度认为自己是个关心病人的好医生。但现在,一旦想到要回去工作,我就感到紧张。”他说道。


医疗事故诉讼更是毁灭性的。人人都会犯错,但医生犯错却似乎无法得到世人的包容。“当医生犯错,他们就会经由电视或是网络直播,遭到法庭的公开指责甚至是羞辱。许多人在此之后精神备受折磨,甚至会自残。”韦伯说。


禁忌话题急需打破

 

尽管抑郁和自杀是这个行业“公开的秘密”,但自杀却是个禁忌的话题。有一次,韦伯收到美国医学会的邀请参加一场活动,因为对方对她关于医生自杀的演讲很感兴趣。“然而就在活动开始前,我被通知说不用去了,因为人们对我的这个话题‘感到不舒服’。”甚至医学界有人认为,公众不需要知道医生自杀的问题有多严重。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治疗别人的人自己也处于痛苦之中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会吓到病人。甚至有人认为抱怨不止的医生都是“爱哭鬼”。韦伯说,医生寻求帮助更被视作是弱者的表现,看心理医生等同于自杀,“这意味着我们可能会被吊销行医执照。”


为了改变这一现状,一些人已经开始尝试,为陷入困境的医生和医学生提供帮助。美国俄勒冈州西部的雷恩县医生协会自2012年4月开启了一个医生健康项目,全天24小时接受医生和医学生心理咨询。前来咨询的人不用担心消息走漏而被吊销行医资格。在最近的两年里,一共有131名医生拨打电话咨询,且没有一人自杀。负责这个项目的坎迪斯·巴尔说:“这个项目正在起作用。我们还接到其他城镇的医生电话求助。”


“我们要让那些陷入抑郁和考虑自杀的医生知道,他们并不孤独。医生也可以哭泣,可以情绪化。他们需要途径来释放痛苦,而非只有死亡这一条路。”韦伯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加入其中,打破医学界的这一禁忌。“有时候,病人的善意姿态也会让深陷痛苦的医生找回生存的信心。所以,送给你的医生一张卡片、一束鲜花,给他们一个拥抱,你拯救过的生命有一天可能会拯救你。”(原标题:医生为何成为美国自杀率最高职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届中国医院市场运营实战训练营来了!


中国医院已经超3万家,其中私立医院已经近2万家,每天还新增5-6家私立医院,新增诊所超30家,每月新增医生集团超50家,该如何进行市场运营?医院、诊所、医生又该如何进行品牌建设?7月28-29日,《看医界》及医森商学院举办首届中国医院市场运营(上海)实战训练营,邀请爱尔眼科、新加坡凯宜医疗集团、台湾联新医疗集团、浙江邵逸夫医院、冬雷脑科、好大夫在线、新浪爱问医生、今日头条、微医集团等知名医疗机构及互联网平台市场运营负责人、院长等豪华讲师团,亲自讲授医院、医生集团的市场运营管理,及品牌建设经验技巧。欢迎报名参会!名额有限哦!

报名方式:点击文末下角“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报名咨询:胡老师    13671711945  可加微信


【诚邀】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看医界” 。投稿邮箱vistamed@126.com


       (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