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还在沉迷于打游戏?再玩就染上“精神病”啦!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时间:2018-07-07
      

让家长头疼的暑假已经来临。大量的闲暇时间孩子们一旦利用不好,很可能会沉迷于游戏或其他电子产品。更可怕的是,“游戏成瘾”即将被列为精神疾病的一种啦!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18年6月18日发布了《国际疾病分类》第11版(ICD-11)。虽然只是英文预览版,正式生效得等到2022年1月1日,但丝毫不影响大家对于它的关注。ICD-11收录了55000个编码,是ICD-10中14400个编码的将近4倍,想想就有点心惊胆颤,毕竟诊断的更改,意味着接下来的治疗、护理,一系列的变化,牵一发而动全身。原本有病的,未来可能从诊断手册中去除,重新做人;本来的正常人,或许就将戴上疾病的帽子,接受治疗。比如[游戏障碍](gaming disorder)。


游戏障碍被添加进入[成瘾障碍]的章节。这里的游戏,包括线上、线下的游戏,它的突出特征是:


①对于打游戏控制力的受损,情不自禁无法自拔;


②赋予游戏更高的优先级,进食、睡眠、学习、工作、社交都得靠边儿,游戏是头等大事;


③进而影响到个人健康和功能水平,出现躯体的问题,学习成绩显著下降,本来可以完成的工作任务现在无法胜任等等。


④上述行为应至少持续12个月。但如果症状格外严重,12个月的病程则非必要的诊断条件。


你说WHO也真是及时,莫不是了解暑假是打游戏的高峰时段,因此在暑假来临之前,发布ICD-11,给了家长既是提醒,也是一种压力。可以想象,本就顶着望子成龙厚望的众多父母,此刻心里,该有多么地紧张不安!


请自动脑补这样的画面:


孩子做完作业或吃完饭,刚坐到电脑前,或者打开手机,想打会儿游戏,父母立刻嗖地一下蹿到孩子面前,无比紧张地朝孩子喊:“你想干什么?!只知道打游戏,你是不是想去精神病医院啊?!”孩子则一脸无辜:我都好几天没打了唉!




假如,作为医务人员,你周围的亲友向你诉苦或求助,担心自己的孩子沉迷游戏,是否是精神病时,以下这几点,或许是你可以帮助到他们的。


1、倾听父母的心声


那些会来找寻医务人员咨询的父母,大多是担心孩子玩物丧志,他们至少是在乎自己的孩子,只是因为缺乏专业知识,本身个性比较易焦虑或不自信,容易受到外界声音的影响,不知道怎么面对超出自己能力和知识范围的事情。


耐心听完他们的倾诉,理解他们的用心,本身就在为他们减压。


2、收集信息


在倾听过程中,如果难以打断,就让父母把话说完再提问。


随后,收集关于孩子打游戏的具体表现,比如:


  • 每天打游戏多久?一周7天,他打几天?(这是在了解疾病症状的强度、频率、持续时间。)


  • 打游戏之外,有没有影响到平时正常生活,比如吃喝拉撒、学习、和同学朋友的交往、本身的兴趣爱好,等等?也就是说,是不是除了游戏,其它啥都可以不干?


  • 学习成绩有没有下降?(这很重要,是在看社会功能有无影响,说不定你就是养了一个天才儿童,上课不用听,回家不复习,狂打游戏,还照样年级第一,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也有可能的。那你就真的没有任何理由阻止孩子打游戏了。)


  • 打游戏期间,身体有没有什么变化,比如体重下降或增加,面黄肌瘦,精神萎靡,出现不适?


  • 假设根据父母所述,孩子是有游戏成瘾的倾向了,那么一定要询问,这样的情况从何时开始,维持多久了?(病程长短。)


虽然你可能只是心内科的护士,也不了解精神科,没关系,采集信息本身,也是在帮助家长理清思绪,客观地评估孩子的情况。


3、和孩子聊聊


如果是在对方家里,可以看看孩子情况,不要只偏听父母一面之词。假如孩子看上去灵巧健康,表现得礼貌懂事,谈吐得体,和你对话过程中,注意力集中,再询问一下他的学业以及平时和同学朋友的相处,基本大致可以了解他有没有游戏成瘾。假设情况如上,也进一步说明了,可能需要心理干预的是焦虑的父母,而非孩子。


4、甄别孩子是否需要求助专业医生


当以上的动作完成后,两种结果。第一,孩子没有任何问题,打游戏完全在正常、可接受的范围内,是家长多虑了。那么,要解决的是父母的情绪问题。同父母一起阅读相关的疾病诊断内容,打消疑虑,如果父母不接受,请他去专业机构咨询精神科医生。第二,孩子看着是有点异常,甚至高度怀疑游戏障碍,那就事不宜迟,赶紧请父母带孩子去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就诊,早治疗。别觉得去精神病院,没面子,丢人。和孩子的身心健康相比,脸面算什么呢?


现代资讯异常发达,各种信息扑面而来,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才能摸清吃透。而医学,又是专业性特别强的学科,外行人很难搞清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很麻烦。人会断章取义,知道点皮毛,就去乱贴标签,其实打乱的是自己正常生活的节奏。


一方面,我们要帮助身边的人,患者、家属、至亲、好友、或陌生人,将专业的医学知识化繁为简地传递给他们,使他们更平和更健康地生活;另一方面,提醒自己,我们是否也曾经历同样的不安和愚昧,以偏概全,一叶障目,看不清事情的真相,如果有,那得去改!



       (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