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专题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数字时代世界儿童面临的网络安全风险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时间:2018-07-07
      
点击上方“中国信息安全” 可订阅

■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办事处  编译

《2017年世界儿童状况:数字时代的儿童》(THE STATE OF THE WORLD'S CHILDREN 2017: Children in a Digital World)报告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世界范围出版的年度旗舰刊物,是基于最新研究结果、关注全球儿童生存与发展状况的重要出版物,也是以倡导儿童权利为主旨,被全球政策研究和学术界广泛认可的重要工具书。该报告首次针对数字技术给儿童生活和未来带来的影响、潜在危害与机遇等不同方面进行了综合分析。报告呼吁政府、数字技术和电信产业采取行动,使数字政策、实践和产品更好地体现儿童需求、儿童视角和儿童声音,让孩子们能够更好地把握互联网带给他们的机遇,并为他们提供保护,积极应对网络风险。根据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该报告中所指的“儿童”,均指18岁以下的人,与我国法律上的“未成年人”同义。以下摘录报告的部分内容,供参考。


前言

“数字技术”是《2017 年世界儿童状况》报告的核心议题。这一议题非同寻常,正在影响全世界数以亿计儿童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影响我们每一个人。

报告考察了数字技术带来的机遇及其与儿童的关系,以及其可能对儿童造成的影响。报告深入研究了数字鸿沟问题,以期能够帮助打破贫困的代际传递。

报告还探讨了互联网及数字技术不容否认的阴暗面,如网络欺凌、网络儿童性侵、暗网交易以及为贩卖儿童等涉童违法活动提供便利和掩护的电子货币等。

报告总结了一些备受争论的问题,讨论了儿童在数字时代可能受到的隐性伤害,如数字依赖问题以及数字技术可能对大脑发育及认知造成的影响等。


第三章  数字风险:网络中的伤害

人们对儿童在互联网上所面临的风险普遍担忧:互联网瓦解了许多线下社会为儿童提供的传统保护,将儿童暴露在各种不良内容和不良行为面前,同时还有可能面临来自外部世界的危险接触。

其实,这些风险并不是现在才出现的——一直以来,儿童都会或欺负别人,或受人欺负,也可能会被动接触到或主动寻找与暴力和性相关的内容,而孩子遭受性侵的风险也不是新事物。但是,大多数家长或许会感到,如今保护儿童免受此类风险比以往更加困难。比如,曾经仅靠一扇家门就可以挡住校园恶霸;如今有了社交媒体,网络欺凌行为可能会跟随儿童回到家中。

不过,我们必须在儿童所处的具体环境中去认识这些风险。所有儿童都有可能受到互联网技术带来的伤害,但是对于大多数儿童来说,这仅仅只是一种可能性。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理解为什么这些风险对有些儿童仅仅是风险,而对另一些儿童却构成了真实的伤害。这样,我们才能够认识到在儿童生活环境中,哪些薄弱环节会让他们在数字时代成为网上风险的高危群体。了解这些薄弱环节并加以应对,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在线上和线下保护儿童,让他们能够享受数字时代带来的机遇。 

研究人员通常将各种网络风险归为三类——内容风险、接触风险和行为风险。

内容风险:儿童暴露在不健康、不适宜的内容面前,其中可能包括与性、色情和暴力相关的影像,某些类型的广告,含有种族主义、歧视或仇恨言论的内容,以及宣扬自残、自杀、厌食等不健康行为或危险行为的网站。

接触风险:儿童与危险的人物进行接触,如与寻求不正当关系或出于性目的与儿童接触的成人保持联系,或与试图煽动儿童参与极端活动或诱使其参与不健康或危险活动的个人接触。

行为风险:儿童自身也可能进行危险活动,其后果往往与有风险的网上内容和接触有关。例如,儿童可能会书写或制作仇视其他儿童的素材,煽动种族主义,或者发布或传播与性相关的图像,其中甚至包括他们自己制作的内容。  

需要强调的是,风险本身其实并不必然导致伤害。发展心理学家认为,让儿童面对适度的风险是培养他们适应能力和抗逆力的必要条件。在线下世界,这一理念人尽皆知,并被视为理所当然——教儿童游泳和骑自行车便是例子。但是,即便不同的社会、文化、社区及家庭对风险的接受度不尽相同,大部分人认同的一点是,有些风险的确令人不安,因为它们离转化成实质伤害仅有一线之遥。

虽然,通过互联网遭受严重伤害的儿童数量可能并不那么多,正如相关证据所示,伤害一旦发生,便将对儿童造成重大影响,因此,我们应特别关注网络伤害问题,并在这方面投入足够的资源。近年来,许多案例说明,儿童遭受严重的网络伤害不仅会造成自残和自杀等身体伤害,而且会引发儿童精神健康问题。宣扬进食障碍和自杀的网站、网络欺凌、网络儿童性侵和性剥削等,都是亟待解决的网络伤害形式。

网络欺凌

从前,受到欺凌的儿童可以通过回家和独处躲避这样的侵犯和骚扰,如今,数字世界却没有为儿童提供这样的安全港。随身携带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其他联网设备意味着,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儿童会随时接收到短信、邮件、聊天和社交媒体动态。网络欺凌可以一直持续,并在同龄人中广泛传播。无论受害人在线与否,都会造成名誉损害。

网络欺凌研究中心(The Cyberbullying Research Center)将网络欺凌定义为,“通过使用电脑、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故意且重复性地对他人造成伤害。”欺凌者可以藏身于匿名账户之下,可以扮作他人,通过一次点击就能够即刻传播暴力的、伤害性的、侮辱性的语言和影像。这种可能,前所未有。此外,此类内容一经发布就难以删除,增加了当事人遭受二次伤害的风险和恢复的难度。

网络儿童性侵和性剥削

数字时代儿童性犯罪的作案难度已降低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犯罪分子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接触潜在受害者,分享儿童性侵内容,并相互挑唆、继续犯罪。技术的进步使犯罪分子得以匿名行动,隐匿数字足迹、伪造身份,同时加害多名受害者并监控他们的行踪。由于移动设备和宽带网络逐渐普及,犯罪分子可以愈发轻易地通过未经保护的社交媒体和网上游戏论坛接触儿童。通常来说,他们首先在这些平台上挑选受害者,获取其注意或信任,之后诱导其进入视频和照片分享平台,进而以获取内容或金钱为目的进行勒索,有些还会要求线下会面。

网络世界并非儿童性侵和性剥削的发源地,但却以两种方式显著地改变了这些罪行:一是使既有“常见”形式的犯罪更加容易;二是创造了全新的犯罪形式。

最近,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的一项研究指出,新的信息通讯技术会使侵害者更易接触到受害者,使儿童性侵制品更易获得,犯罪集团获利更多,降低作案者被发现和指控的风险,给予侵害者群体“身份认同”,并加剧对受害者的伤害。因此,此类“常见”的针对儿童的犯罪有了更多可乘之机,并能造成更大伤害。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也描述了儿童性侵害和性剥削的新形式,如“订制化”的儿童性侵制品、儿童自我生成的内容和性侵儿童行为在线直播。

根据互联网观察基金会(Internet Watch Foundation,IWF)的数据,2016年,有57335个统一资源定位符(URLs)中含有儿童性侵内容。其中,60%位于欧洲,37%位于北美。92%被IWF识别的包含儿童性侵内容的URLs位于五个国家:荷兰、美国、加拿大、法国和俄罗斯(数量由高到低排列)。

此类内容的受害者中53%是10岁及以下儿童。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数字,但是相对2015年的69%有所下降。然而,11岁至15岁儿童图像的数量由2015年的30%上升至2016年的45%。

在针对26个国家警察的调查基础上撰写的《2016年净网报告》(2016 NetClean Report)表明,警方在其调查中发现的儿童性侵制品中的受害儿童主要来自欧洲和北美。一名受访警察解释道,“在联网设备人均拥有率高且互联网服务稳定的国家”,或“在儿童性侵没有受到法律禁止或相关法律不健全,而犯罪分子又可以轻易接触儿童的国家”,儿童更容易成为受害者。

欧洲刑警组织的报告指出,2012年至2017年间,多达“1亿名儿童首次接触网络⋯⋯其中80%通过手机连网,且有相当大比重的儿童是从非洲和东南亚国家登录网络。”如果没有适当的保护措施,会有更多来自这些信息通信技术日渐普及的新兴国家和地区的儿童受到网络伤害的影响。

打击针对儿童的网络性犯罪的挑战之一,是数字技术的不断发展。点对点网络(P2P)和暗网不断助长儿童性侵制品(Child Sexual Abuse Materials, CSAM)的传播。

另一个网络直播性侵儿童行为的助推因素是利用加密数字货币、匿名支付系统和通过端对端加密平台等技术进行媒体共享。这些都对执法人员收集儿童性侵证据构成了实际的挑战。因为,此类内容不需下载,即使被下载,预安装的软件也会使文件无法访问,或迅速将其删除。无论是在表层网络(Surface web),还是在搜索引擎无法检索、多数用户不可见的深网(Deep web),通过点对点网络分享文件,改变并加剧了儿童性侵制品的传播。

全球互联网治理委员会(GCIG)指出,暗网让我们处于两难的境地。一方面,由于有了洋葱路由器和其他类似系统,非法市场、网络暴民和网络儿童性侵团伙激增。全球互联网治理委员会在报告结尾提出了这样的建议:“和人类社会的其他方面一样,暗网需要管制。”这意味着需要支持地方执法工作,追踪全球犯罪分子,并将他们绳之以法,具体措施包括增加对打击网络犯罪的资源投入,通过培训执法人员加强打击网络犯罪的能力建设。

儿童可能在网上面临的风险多种多样,这就需要多样化的应对方式,既要关注儿童行为,也要关注技术解决方案。然而,所有应对方式的共通之处在于都需要广阔的视野:无论儿童面临何种风险,保护儿童网络安全的措施应该是全面的、协调的,并且充分地考虑儿童生活的方方面面,吸纳父母、教师、政府、企业和儿童自身等能够在儿童安全保护中有所作为的一系列相关方。

(本文刊登于《中国信息安全》杂志2018年第6期)


更多信息安全资讯

请关注公众号!

       (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