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内新闻

美国医院遇难关 未来十年政府将削减2182亿美元医疗预算

来源:科技成果转化中心时间:2018-06-29
      

HC3i

医疗人订阅首选!(点击蓝字关注)


HC3i导读:

    

健康经济咨询公司Dobson DaVanzo & Associates的一份最新报告预计,到2028年,美国将减少2182亿美元的医疗卫生支出。


在多个国家力争增加卫生医疗支出的情况下,美国却从2010年以来削减了数十亿美元的医疗预算费用。而这只是美国医院困难时期的开端。健康经济咨询公司Dobson DaVanzo & Associates的一份最新报告预计,到2028年,美国将减少2182亿美元的医疗卫生支出。

《平价医疗法案》(ACA)实施以来,数百万的美国人获得了医疗保险,这也减少了医院的开支,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医院的财政压力。

但是美国政府却采取了其他措施来削减医院的收入,医院少获得的收入都被用于对其他领域的补偿,比如军队退休人员,税收减免和就业。

通过研究医院政策的调整对医院收入有什么影响,可以发现近800亿美元的收入减少来源于:政策改革(509亿美元损失),2015年的《医疗保险访问和芯片再授权法案(MACRA)》(164亿美元),2012年的《美国纳税人救济法案》(109.5亿美元)和《21世纪治疗法案》(10亿美元)。从研究结果中可以看出并预测,到2028年,之后的五项法案推出后将削减730亿美元以上。

这些削减的原因包括直接的政策改革,以及向基于治疗效果的支付模式的转变所产生的费用。以疗效作为标准向医院和医疗机构支付费用才是医疗商业模式的未来,而不是以医院和医疗机构所做出的服务为标准。如果包括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在内的支付机构找到了更好的支付方式,医院和医疗服务机构将会承受更大的压力。

美国医院学会(FAH)主席奇普·卡恩(Chip Kahn)说,政策制定者需要了解医院被削减的收入,以及这部分损失会对病人和社区所产生的影响。

美国医院协会会长瑞克·波拉克(Rick Pollack)表示,医院财政收入的削减导致许多医院和卫生系统难以提供服务。这些削减包括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的利润率跌至10年最低点,近三分之一的医院都在赔钱。

波拉克说:“额外的收入减少将造成财政危机,这可能会对治疗病患和医院的服务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无论是当下还是未来,医院所面临的形势都很严峻。立法者和监管机构继续推动医疗储蓄制度,而医疗储蓄制度最终还是由医院来买单。在过去,医院能够通过私立保险公司的高价报销来弥补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所产生的亏损部分。然而现在,私立保险公司也削减了报销额度,因为他们也想减少支出,因此没有太多机会去抵消公共支出。

参考资料:

https://www.healthcaredive.com/news/hospitals-to-lose-218b-in-federal-payments-by-2028-study-predicts/525845/

https://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20180626/content-505063.html

来源:搜狐健康/编译 | 齐维颢(实习)

延伸阅读:

美国医疗行业面临三大挑战

美国两党妥协达成的临时支出法案将为联邦政府提供资金直到今年2月8日。如果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参众两院不能通过一项永久的支出法案,那么美国联邦政府将重又陷入“关门”危机。对于美国医疗保健行业来说,尽管已经实现高度的市场化,但是仍具有较强的公共服务属性,许多服务需要靠“吃财政饭”才能提供。因此,联邦政府“关门”无疑将会影响医疗保健行业。

由于临时支出法案未能在美国参议院获得足够的支持票数,美国联邦政府于1月20日零时起宣告“关门”。不过,美国联邦政府这次“关门”只持续了69个小时。当地时间1月22日下午,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先后投票通过了临时支出法案,在特朗普总统签字生效后,联邦政府关门得以结束。

不过,目前来看,美国联邦政府仍面临着挥之不去的“关门”阴影。两党妥协达成的临时支出法案将为联邦政府提供资金直到今年2月8日。如果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参众两院不能通过一项永久的支出法案,那么美国联邦政府将重又陷入“关门”危机。

其实,美国联邦政府“关门”并不罕见,据统计从1976年至今已经出现过19次。联邦政府“关门”对美国的各行各业都会或多或少产生影响。对于美国医疗保健行业来说,尽管已经实现高度的市场化,但是仍具有较强的公共服务属性,许多服务需要靠“吃财政饭”才能提供。因此,联邦政府“关门”无疑将会影响医疗保健行业。而此次联邦政府“关门”甫一发生,美国媒体就开始盘点其对医疗保健行业的影响和冲击。健康点重点梳理编辑了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病人医护方面

美国联邦政府关门并不代表利用联邦政府资金运作的机构全将关门,而是会有超过85万“非必需岗位”政府工作人员将被迫回家休假。

总体来说,在“关门”期间,联邦政府通过启动应急预案,能够满足大多数短期医疗保健需求。而且大多数美国医院是私营的,除少数例外情况,美国公立医院是由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运营的,也不会受到直接影响。不会有病人因为联邦政府“关门”而被美国医疗机构急诊室拒之门外。由于确保退伍军人医疗保健可持续的资金系专项拨款,这部分人的医护需求也不会受到联邦政府“关门”的影响。

美国卫生部专门设有负责印第安人医疗保健的部门,由于该部门人员都被认为是“必需的”,220万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的临床医护需求也会得到保障。

根据美国卫生部的应急预案,全美1400家社区医疗中心(community health center)仍将运营。这些诊所为2700万低收入人口提供预防医疗、牙科和其他基本医疗服务。

不过,有大量联邦资助的医学研究项目、计划以及一些医疗机构会马上就会受到联邦政府“关门”影响。比如国立卫生研究所临床中心(NIH Clinical Center)接受联邦资助,开展临床研究。已经参与临床研究的病人将会继续接受照护,但是联邦政府“关门”期间不会再招募新的参与者。由于一些病人因常规疗法无效才参与临床研究,临床研究也是他们想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因此联邦政府“关门”或将导致一些病人无法参加临床研究而丧命,而且“关门”时间越长,影响越显著。

医疗保险方面

用于直接病人医护的大部分联邦资金系专项拨款,不受民主、共和两党在财政预算计划安排上的分歧争执影响,因此美国公共医疗保险中的两大基石—Medicare和Medicaid,几乎不会受到影响。

如果联邦政府“关门”时间短,Medicare受益人仍将受到保险保障,而且Medicare仍将处理医疗机构的报销支付。不过一旦“关门”时间拖长,相关的核对将会延缓。而且,预计Medicaid的参保人数以及对医疗机构的报销支付都不会因政府“关门”而减少,此外招徕新参保人员由各州负责,因此这方面也不会受到影响。

公共卫生方面

由于“非必需岗位人员”“被休假”,联邦政府在突发公共卫生危机应对上也会反应变慢。尽管针对美国十余年来最严重的流感季的紧急响应会不受干扰地持续下去,但是有关新疾病爆发的联邦调查,在政府“关门”期间将会明显变得迟缓。

而且美国疾控中心(CDC)向医院和医生发送全国性公共卫生预警信息的耗时将会更长,这会影响到各地突发疾病的预防应对工作。不过,食品质量检测、食品安全监管相关工作,这一涉及公共卫生的重要方面,基本上不会受到联邦政府“关门”的影响。

 这里有料有看头!☟

       (科技成果转化中心供稿)